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一通陌生来电,找回失联18年的人

今日浏阳 今日浏阳 807 人阅读 | 0 人回复

18年前,去深圳打工杳无音信


18年后,"流浪汉"回到父母身边


ccf2a744a51348ad92ac3c448c15ee67.jpg
离家18年,他已不记得自己的名字。

“崽啊,你还记得我们吗?”4月5日,高坪集镇,周暌(化名)刚下车,父母就簇拥上去,面对父母的关切,周暌先是摇摇头,后又努力地点点头。


18年前,27岁的周暌舍下已有身孕的妻子,只身前往深圳打工,从此却与家里失去联系。苦等六年后,育有一子的妻子无奈选择了改嫁,父母苦寻周暌未果后也选择了放弃。直到今年3月,一个从深圳打到高坪镇某卤味店的电话,又燃起了一家人团聚的希望。在深圳志愿者的帮助下,离乡18年的周暌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

外出打工赚钱结婚

一去18年杳无音信


4月8日上午,高坪集镇的一栋民宅里,居民周先生正在三楼打扫卫生,他要为刚回家的儿子周暌收拾出一间干净的卧室。


得知记者到来,周暌的母亲胡女士连忙将记者拦下。她说,儿子在外漂泊多年,精神上受了点刺激,不愿意回忆以前的事情,提醒记者在交流时,尽量别问儿子的过去。提醒归提醒,但周女士又希望记者能与周暌进行深入交流,“我们其实也很想知道他这些年到底遭遇了什么,是怎么过来的。”


将记者带到三楼后,胡女士拿出周暌失联前的结婚照。她告诉记者,之前儿子一切都正常,妻子也是儿子自己找的,原本计划在2003年办结婚酒,但儿子要面子,为了能办个体面的婚礼,决定继续外出打工,“他说,等年底赚了钱再回来办酒。”


征得妻子同意后,2003年年初,周暌话别已有身孕的妻子,只身南下到深圳打工。


“那个时候,家里只有座机电话,他刚到深圳时,每个星期都会打电话回来。”胡女士说,但一个月后,他们就再没有接到过儿子的电话,从此周暌便与家人失去了联系,“周暌是我最小的儿子,我还有个大儿子当时也在深圳打工,我们也要他去工厂找过,但得到的答复是,周暌已经离开了厂里,至于去了哪里,厂方和工友都不知情”。


为了找到周暌,胡女士与家人不止一次前往深圳,但苦苦找寻多年,仍一无所获。


“当时有人推测周暌是被骗到了传销组织,但一般进了传销组织的人都会问家里要钱,可我们一个电话也没接到。”周先生说,在随后的几年里,他们并没有放弃寻找儿子,也求助过媒体,甚至还向中央电视台《等着我》栏目求助过,但最后都是不了了之。


在周暌失联6年后,苦等丈夫不归的妻子带着儿子改嫁。“等了那么多年,我们已经很感激了,所以儿媳选择改嫁,我们都不反对。”周先生说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们对找到周暌已经不抱希望了,只希望孙子能健康成长,“现在他马上就要高考了。”


一个陌生电话重燃团聚希望

深圳志愿者助力寻亲


时间一天一天过去,周先生夫妇也逐渐从儿子失联的阴影中走了出来,可最近邻居接到的一个陌生电话,重新燃起了他们与儿子团聚的希望。


“今年3月底,在镇上开卤味店的邻居突然告诉我说周暌找到了,我当时简直不敢相信。”胡女士说,邻居接到一个从深圳打来的电话,对方自称是志愿者,在深圳救助了一名流浪汉,从交谈中得知其是浏阳高坪人,于是就尝试从网上搜索与高坪相关的联系电话。刚好这家卤味店标注了高坪的地址且留有联系电话,志愿者便直接拨打了这个电话号码。


“邻居很了解我家的情况,所以当对方说起这事时,他们马上就想到了周暌。”喜极而泣的胡女士立即联系了在深圳打工的大儿子,并与深圳志愿者进行了对接。


经过现场辨认,周家人确认深圳志愿者所救助的流浪汉,正是失联18年的周暌。


“他当时在街头流浪,一身脏兮兮的,但又不像是有精神疾病,所以我们就问了下情况。”志愿者刘先生介绍,见流浪男子还算年轻,他们原本是计划帮他找份工作,但在交流中得知他想回家,但已不记得亲人的联系方式,于是就予以了救助,“当时他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,但记得父母的姓名,老家也只记得是高坪。”


在大哥的租住地休息了十多天后,今年清明节假期,周暌在大哥的陪伴下,回到了阔别18年的家乡。“非常感谢深圳的志愿组织,要不是他们的热心帮助,可能我这辈子都见不到这个儿子了。”年逾七旬的胡女士在谈及自己再见儿子的感受时,说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梦。


当被问及这18年的过往,周暌就会不时用手捶打脑袋,示意头痛。“不知道他是刻意回避,还是真不记得了,反正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”见周暌头上有伤疤,胡女士又安排大儿子带周暌进行了健康检查,并申办身份证,“他的身体没有大碍,医生说只要多休息,感谢你们的关心,人回来了就好。


本文来自网友发表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立场,如存在侵权问题,请与本网站联系删除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